您好,欢迎访问中国德孝文化官方网站!
网站首页 特别报道 德孝园地 德孝人物 德孝新闻 名人读孝 会员名录 爱心点击 企业风采 视频播报 网络反馈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名人读孝
人间驻天使——探访北京天使之家患病孤儿寄养点
文章来源:中国德孝文化网 发布时间:2019-04-27 21:40:27
电话刚打通,一声极其响亮的“喂!!!”直冲耳膜,电话这头的我马上挺直了腰板。

    刚回了句“您好”,对面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话,仔细一听才发现不是对我说的。“别抱别抱,我打电话呢。今天吃过了,不能再吃了!再吃肚肚就痛了。哎呀,怎么说你就是不听呢,好了,打电话呢打电话呢……别抱了!别拿那个。好~~~~”

    背景里是刚学说话的孩子特有的牙牙声,伴随着倒腾各种器具似的乒乒乓乓,听上去不止一个孩子,十分热闹,让人插不上话。见缝插针地说明采访意图后,对方十分痛快地说:“来吧!”

    第二天我们就到了位于京北郊天通苑的天使之家。

    这里是二三十个孤儿的寄养点,他们全部来自外地福利院,在还无名无姓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,原因多数是这些孩子胎里带来的病——先天性心脏病、脑瘫、唇腭裂、肢体畸形……他们聚集在京郊的这个地方,等待着在全国医疗水平最高的医院做手术的机会。这并非福利院提供的一项优厚服务,国家目前也并没有此类救助项目。暂时抚养他们、提供住处、联系医院、为他们募集手术资金的,是一群来自民间的志愿者。

    最开始在大型育儿论坛摇篮网上彼此结识的这群志愿者,很多是刚做了妈妈的女性,她们因此称呼自己为“天使妈妈”。她们着手救助孤儿的理由也是纯感性的——天使之家中心负责人邓志新对我们说:“在自己有了孩子之后,因为爱屋及乌,希望帮助到更多的孩子,希望更多的孩子都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幸福健康。”

    如今她们已经坚持了四年多,这个过程想必不容易。踏入天使之家前我们甚至有一点心理负担,摄影、摄像记者和我讨论了好几次,让有残疾的孩子上镜到底合不合适,怎样在技术上让它“合适”。

    两个小时以后,摄像记者忍不住悄悄问我:“这些孩子真的有病么?”

 

    一踏入天使之家的三层白色小洋楼,我们就像孤军陷入重围一样,被各个击破。我的鞋子很快被一个叫贺贺的两岁男孩儿穿走,摄像机和三脚架则各自遭到了充满兴趣的围观,摄像记者努力地抵抗着,不让这些软弱无力的孩子把它们夺走。摄影记者因为充满爱心,迅速成为了最近处的孩子的专属摄影师,追着他们拍个不停。贺贺穿着我的鞋悄悄绕过人群,试图扭开大门把手,走到外面的五级大风天里去。我冲过去阻止他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    天使妈妈的创始人邓志新站在屋子中间,她是一位四十来岁的瘦削女性,看上去很沉着。但只要一会儿不盯着,她就会从原地消失。在这间满地都是或走或爬看上去比普通孩子还要元气饱满的婴幼儿、令人目不暇给的大屋子里,她扮演着救火队员的角色。

    有五六个“小姐姐”哄着这些孩子们,把他们拢在一起,跳手拉手的圆圈舞。她们是天使之家聘用的保育员,有着健壮的胳膊,可以毫不费力地抱起两个孩子。天使之家有一座三四百平方米的小院子,还有两栋相连的主房,平时需要做大量的体力活。

    孩子们并不乱闹腾,他们只是充满了好奇心。一个穿着粉红色棉袄的小女孩半走半爬到我脚边,一屁股坐在我膝盖上,扶着我的手。我将她轻轻地扳过来,她的上唇有淡淡的粉色疤痕,比一般孩子的唇更细。这是一个做过唇腭裂手术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孩子在天使之家很不少。唇腭裂是预后最好的一类先天疾病,因为手术相对简单,并且有李亚鹏、王菲夫妇成立的嫣然天使基金领头的一系列慈善基金赞助,申请援助也十分容易,手术如果足够成功,连疤痕都不会太明显。但每个月仍然有很多唇腭裂患儿被遗弃,进入福利院。

    “我相信家长很多都是不知道。他们不知道这个病能治,治完了也没什么后遗症,而且很多基金愿意免费帮你做手术。”邓志新对我们说,“我相信不负责的家长是少数,更多的家长是走投无路。”

    真正患有大病、令穷困的家长走投无路的孩子也很多。午休时间,我们穿着袜子爬上二楼和三楼,看那些因为过于幼小或身患重病,无法下到一楼跟人群呆在一块儿的孩子。

    党美丽躺在摇篮床里沉沉睡着。她的额上和脸侧有几处细小的红色点状疤痕,就好像无意中在什么地方蹭伤了。她穿着看上去很厚实的衣服,脖子以下的皮肤都被盖住,那里面藏起的伤疤更多。

    她得的病学名叫先天性皮肤松懈大疱疹,皮肤一旦受到摩擦就会起疱疹,然后溃烂,刚送到天使之家的时候,她全身上下都是水泡,找不到几块完整的皮肤。这种先天性的基因病无法根治,但天使妈妈的网站上,在给她专属的网页里这样写着:“我们不会放弃这个美丽的小姑娘,不放弃!”

    跟她躺在同一个房间的,还有两个先天性肠梗阻的婴儿,两三个月前刚刚送来天使之家。由于经历过两次不成功的手术,他们的身体都很虚弱,同样睡得很沉。小小的摇篮床沿着墙根摆放,头尾相连成一圈,每个里面都睡着一个安静的婴儿,从脸上无法看出他们的病痛。

    陈思建是个例外。他患有脑瘫,头大大的,总是皱着眉,似乎无时无刻受着某种折磨。即使在梦里,紧锁的眉头也没有松开。进房间时的声音似乎惊扰了他的睡眠,他小声哼哼起来,邓志新怕其他孩子也被吵醒,躬身下去安抚他。

    能够来到这里的孩子都是幸运儿。邓志新告诉我们,上周有个在井冈山附近的福利院联系过天使妈妈,要送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过来治疗。一切都已谈好,心脏彩超也已送到了北京的医院。周日,福利院院长打来电话,孩子突发肺炎,高烧,已经走了。

    这样的事她们也已经历过无数回。

    通向走廊的房间正中央,躺着一个非常小的婴儿,皮肤发青,眼角的皮肤发白,看上去就像是淡淡的泪痕。他呼吸急促,却轻得像羽毛一样,在已经非常安静的房间里也听不见半点动静,半阖的眼睑上,睫毛随呼吸起伏。

    身旁的小姐姐悄声告诉我,他才不到两个月大,先天性肛门闭锁,因为感染肺炎已经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。但总算挺过来了。

    “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 “是啊。”她发自内心地说,给孩子掖了下被角,动作很轻。

 
上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   下一篇: 忠孝双全
 
友情链接
山西新闻网 中国公民新闻网 为人子女
公民道德网 中国孝德网 中国敬老院网
孝亲网 中华红故事网
版权所有:中国德孝文化网 www.zgdxwhw.com 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腾达网络 | 管理员登录 京ICP备13019164号
地址:中国北京石景山区鲁谷大街74号 电话:010—83671077
投稿邮箱E-mail:zgdxwhw@126.com